原创大豫网12-11 04:01

摘要: 跟钱过不去,还是跟男人过不去?


这事儿挺纠结的。



我在CBD一个做贸易的公司负责软件开发方面的工作。


2015年10月,我进了公司,当时我们部门只有我一个。老板说,小胡啊,你先辛苦一下,我马上再给你招几个人。结果,辛苦一下,就到了2016年4月份。这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加班,连男朋友也顾不上谈,连着相亲见了几个,都因为总加班没法出去约会渐渐淡了。


这也就算了,主要我当时工作疲累到已经没有精力和心思去想别的事情了。活儿越来越多,我自己一个人明显应付不过来。老板也常常皱着眉头,不过他没说过什么,批评我?我每天都加班呢。


在我的一再提议下,公司终于在2016年的5月份招了两个人。


正暗自松了一口气,结果人一过来我就懵了: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相关经验,并不能马上上手干活。老板温和地对我说,小胡,你辛苦辛苦,带带新人,到时候能给你分担一些。


What?

要知道,我带新人的同时还要正常干活的!

没办法,干呗。


半年后,新人们终于能独当一面了,我也累得快趴下了。



前段时间,我颈椎出了问题,住院住了4天,老板派了人事来看,送了一个果篮,问我啥时候出院?能不能坚持一下,项目正在要紧阶段。


我出了院赶快上班,加班。

但我也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因为,除了加班,老板还兴起了一项新规定,早晚开会。

上周,从5点半下班到晚上11点的会,连着开了3天。

雪上加霜的是,据说有人找我带出来的手下跳槽。


说起这个事情,我也比较苦恼。


两个年轻人到现在,技术上基本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但工资只涨过50块,跟同行业同岗位相比,月薪差了有2000块。平时他们也抱怨过,也只是抱怨而已。因为我们感情不错,我跟老板也提过给他们涨工资的事,老板说,咱们的公司现在有了比较大的起色,等以后盈利多了肯定不会亏待大家的。


不止他们,就连我的工资也只能说处于同等岗位中下。


今年以来,尤其是我身体连连出些小毛病,我也清楚,这是高强度劳动带来的。

什么都没有身体重要。而且,公司的烦心事也越来越多,老板的亲戚们有几个小女孩进了公司,几乎成了老板的耳报神,经常惹出些是非出来。



其实,老板平时为人还是不错的。


事业有成,媳妇全职在家带老二,老大是个男孩,已经出国留学;老二刚上小学三年级。老板有空了也去接孩子。跟员工,偶尔也会关心地问问生活啊工作啊。


老板娘有我们这些中层的微信,还建了个群,有事没事发个红包,推荐个饭店。我们加班时候,她有时候还会给订个餐。老板有两辆好车,我不怎么懂,一辆车标是雷克萨斯,一辆是奔驰,出差坐过几次,明显高档次。


这是我毕业后第二个公司,也是我在工作上投入很大精力的一个公司,老板也没有批评过我,我还是有些感情的。只不过,我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担忧。


所以,我决定,十一过后就辞职。但这话我谁也没说过。



上周四晚上,公司的一个项目完成,开庆功会。

去饭店聚餐后,老板让财务订了个很高级的KTV。


一个超大的房间,前面是大屏幕,正对着的是一圈沙发。屏幕墙后,是一个可以休息的稍微安静的空间,再往里是卫生间,还放了一长溜休息的沙发。老板点了两位穿短裙的漂亮服务员,一位给大家倒酒,一位负责点歌。


参加聚会的是公司的十来个中层和主力员工,男生比较多,女生只有三个:我、财务、刚进公司的一个女孩G。这个女孩据说是老板的亲戚,叫他姑父,长得小小巧巧,大眼睛,瘦瘦的,有点柔弱,但很爱笑。


我不是个爱热闹的人,尤其是唱歌也是五音不全,音乐细胞根本一个也没有。

当然坐着玩手机也不合适,我就拿铃铛乱晃给大家加油。老板先唱了一首《向天再借五百年》,然后又唱了首很老的歌曲,不知道什么名字,好像是香港歌手叫什么杰的。


大家喝了点啤酒,慢慢就放开了,一首接一首地点歌,还有的上去伴舞。笑笑闹闹很是好玩。我不会唱,很无聊,就不停喝果汁,直接后果就是,很快就得去上卫生间了。



休息室没开灯,只有一个小夜灯,暗暗的。

我没在意,直接向卫生间走去。


忽然听到沙发上有声音,看过去,原来老板躺在沙发上,G正蹲在他头边给他按摩。两个人离得很近,看起来很是亲昵。

我心里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个情况下也不适合打招呼,我只好快步走了过去。从卫生间出来,两个人已经没在沙发上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偷瞄过两个人,看起来都很正常。应该是我想多了,侄女给姑父捏头,也不是不行么不是?


奇怪的是周五。


周五上午,开完早会,老板叫我去办公室说,小胡,你看咱们项目完成了,你的工资也该涨涨了。还有,以后呢,你把工作多让手下的人去做,别总想着亲力亲为。过几天,咱们再招两个人,你主要负责培训他们就行了。



话是挺官方,也是一直以来我希望的。

可是,我这心里就又开始觉得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G,不是同一个部门,平时没什么交集,这天却总给我发微信,说要跟我学技术。忽然想起来,以前老板娘感叹过说,她小时候都是独生子女,也没个兄弟姐妹,不像现在可以生俩,互相作伴。


我不是傻子啊。

那我还到底要不要辞职呢?


(THE END)





寓姐曰:

有点懵:跟钱过不去,还是跟男人过不去?

神秘的程序猿同事说,那啥姐,有想法试试咱小程序新版本!新版本!

他们不睡觉么!




按我一秒,美你三年!



(长按识别我 -> 进来坐坐留句话)




周一,恭喜发财!

寓姐微信:17788123652

邮箱:996079795@qq.com

在陌生的城市中,大寓相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