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云资产12-11 05:57

摘要: 缓缓沉没的“香港巨轮”,奏响一曲悲歌。


来源:米宅米宅(mizhaimizhai)


1

缓缓沉没的“香港巨轮”,奏响一曲悲歌。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香港的发展堪称奇迹,曾奇迹般的升起,又奇迹般的陨落。



纵观香港1961-2016年,这几十年的GDP增速,这艘巨轮从当年总则接近20%的年增速,如今跌落在2%-3%左右徘徊。


如果我们把深圳和香港的经济放在一起对比,这种沉没的落差感将更加凸出。16年前,香港的GDP总量是深圳的7倍,但今天,深圳几乎逼平香港。


甚至,如果深圳延续高增幅,2017年末,深圳经济总量将大概率超过香港。



香港怎么了?这颗曾经是世界上最亮的东方之珠怎么了?


香港的跌落凡尘是历史的必然。


我们仔细想一下,香港的黄金时代是什么时间?就是49年-99年这黄金50年。


●1949年,大陆解放。来自上海等地的旧社会资本家大批涌入香港,为香港注入资本、劳动力,这是香港腾飞的基础。


●50-60年代,西方开始封锁中国。香港成为中国通往西方世界的唯一通道,香港成为大陆的另一个“广州十三行”。


●60-70年代,日本、德国的产业开始转移,香港以廉价劳动力和资本基础,承接了大量的产业转移,香港的制造业基础这就有了。


●70年代之后,大陆大批量引进西方成套技术设备,这些技术设备全部通过香港转口,天量的转口贸易和配套的金融体系,让香港迎来了最为黄金的10年发展期,奠定了香港成为世界级港口和世界级金融中心的基础。


这50年,香港背靠大陆这个天量的需求腹地,是“唯一窗口”、是“制造业中心”、是“转口贸易中心”、是“金融中心”。


对,还是文化中心!TVB、四大天王、古惑仔、港式警匪电影、黄家驹、周星驰……这些文化符号如潮水一般涌入大陆,所到之处,山呼海啸。


香港的黄金50年,是大陆封闭的50年,内地的跌宕史,恰恰就是香港的发家史。这50年,大陆之不幸,塑造了香港之大幸。


但大陆全面推进改革开放之后,原有的世界秩序瞬间摧毁了。


制造业先逃跑。从香港跑到了土地、人力、管理(环保)、税费等各项成本更低的广东、福建东南沿海。


转口贸易紧随其后。中国加入WTO,上海、宁波、天津、广州、大连等大型港口集体发力,全球来往货柜直接在内地靠岸。


再然后是金融中心。香港的金融崛起的背后是物流中心、是转口贸易、是庞大大陆市场的唯一出口。但如今,物流中心分散了、转口贸易转移了,上海自贸区出现了……


香港萎靡的10年,是大陆崛起的10年。不是香港不行了,而是大陆变得太行了!


2


那些年,香港错过的机会。


香港不是没有机会,而是错过了太多机会。


千禧年交接,在制造业、转口贸易出现转移倾向之时,香港也曾提出若干个转型计划。


1999年,董建华拟定“数码港”计划,要发展互联网科技。我们站在那个节点,俯瞰世界,谷歌也就刚在加州的私家车库里诞生,远没有上市,Facebook、推特的影子在哪还不知道;国内的阿里、腾讯还都是10人的小团伙;马云还不是“爸爸”,还只是长相奇丑的小伙子。当时的香港,软件、技术、人才、资本,哪个方面不能秒杀大陆?


结果,互联网没做起来,数码港被搞成了房地产开发。


后来,董又提出“矽港”计划。台积电出来的张汝京想在香港搞芯片制造,香港人以“炒地皮、炒楼价”的由头坚决反对,又搞游行。


结果,上海把张汝京请走,在上海搞了个中芯国际。现在是中国最大、世界第四的芯片制造商。


再后来,董再次提出“中药港”计划。因为香港既有积淀深厚的科研体系,还有庞大的生物科研人员,最重要的还有全世界都认可的质检体系。这就是产学研一体啊,多好的条件。但是,再次因为资本的短视,又没搞起来。


结果,河对岸的深圳出现了华大基因,又成为全球一流的基因、生物科研企业。


99年到05年,如果香港抓住这三次机会,香港就是亚洲互联网中心、芯片制造中心、生物科研中心。


那些年,香港去忙啥了?


经济脱实向虚,掉头转向“金融业、地产业、服务业”。把资本炒到天上,把房子炒成天价。所谓的自由金融贸易港,带来了大量的热钱过境,这些资本热钱把经济炒成了虚胖。


阶层接近固化,年轻人没有出路,充满戾气。金融、地产这两项,无论哪个都不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能玩儿的,出头无路、创业无门,年轻人就一股脑跑到大街上,把戾气宣泄给曾经的“穷亲戚”中国大陆。


金融的暴利成就了香港,也惯坏了香港。资本的短视和逐利,让香港错过了最好的10年。


3


深圳,香港错过的,我全盘接收。


深圳的崛起,首先要感谢的是政策,其次就是香港。


80年代,以深圳为代表的广东沿海,承接了大量来自香港的制造业转移。很快,深圳完成了原始的财富积累。


但好日子很快过去,2000年之后,制造业又找到了更优质的转移地——以越南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


但深圳很快凭借制造业转移的原始财富积累,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科研创新、产业升级、中国硅谷。


那些年香港错过了互联网、基因生物、智能制造、转运物流,都被河对岸的那个小渔村捡了起来。


于是成就了一大批群星璀璨的企业——


● 有市值近2800亿美元,4万名员工的互联网企业腾讯;

● 有营收5000亿人民币,17万名员工的科技公司华为;

● 有市值700亿,全球一流的基因生物公司华大基因;

● 有市值1700亿,22万名员工的汽车制造商比亚迪;

● 还有市值3000亿,拥有34万名员工,14架货机,16000台运输车辆,12000个营业网点的巨无霸物流企业顺丰速运……


甚至在老港玩儿得666的金融和房地产行业,深圳也在奋起直追,平安、万科、招商……


一个香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9年后把产品做到全球70%以上的份额。对,这家公司就是大疆。更值得玩味的是,这家公司在深圳,而不是在香港。


深圳通过高速、高铁网络已经把东莞、惠州、香港、广州、佛山、中山、珠海串联成一个城市平台,这是一个巨无霸的经济集群,这一个未来可以媲美旧金山、东京的世界级大湾区。


深圳是研发中心、总部基地;东莞凭借全世界最成熟的产业工人,是制造中心;中山和惠州是零部件采购中心;广州是分销中心;盐田港是货柜中心……


留给香港的只剩下上市融资中心,但却不是唯一选择,上海、深圳都可以替代!


而河对岸的香港呢?望着日渐崛起的河对岸那个小渔村,开始惊恐。


4


今日之香港


今日之深圳▼


短短几十年,历史给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来源:互联网思维、和君商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