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分享 | 侯孝贤电影《恋恋风尘》剧本

摘要: 你给她写了很多信,她却嫁给了那个送信的人\x0a ——《恋恋风尘》

11-12 13:08 首页 淘梦

上期精彩内容: 

一个电影剧组的构成!

剧本分享| 娄烨电影《苏州河》剧本

电影大师们是如何用剪辑来讲故事的?

导演的7个小秘密!


等更多影视干货请点击菜单栏或历史消



小编微信:iamtaomeng

(添加备注职业城市)



1986年,侯孝贤作品,编剧吴念真、朱天文。


 


我们在做着什么?阿云与阿远。阿公,在阿远从金门当兵会来时,说的是,“今年台风来得特别早,来了几次,阿公照顾的番薯,收成肯定不会太好。”阿云,嫁给了给她和阿远送信的邮差。

 

候孝贤,很喜欢用宽大的大镜头,似乎是要和人物活动的小场景,有个对比,有个说明,小人物活在风尘中,渺小,难以扛过大天地。那些大镜头,都很舒展,美丽的海景,云景,山景,水景。




正如很多人提过的,《恋恋风尘》是一部以省略制胜的电影。你想看轰轰烈烈,这里没有。你想看儿女情长,这里好像也没有。你想看最通俗经典的罗曼风流,这里依然没有。纵然这样,《恋恋风尘》仍是一部爱情片。


可就是这部带有典型侯孝贤气质的电影,却有着一种无形的张力,让你无法不深陷其中,用那种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的片段人生,告诉你,再多的人生坎坷,最后也只是不足道的微尘。



剧本正文 



序场


时间是六十年代末期,阿远初三,阿云初一的时候。

八堵车站,五点三十五分的火车,同村的人也是同学们告诉阿远,阿云赶不上这班火车了。于是阿远像平常等阿云那样的,坐到木条椅上,拿出书看。车来车去,载走一批行人之后的车站,差不多只剩阿远一个人。他的手上戴着一只笨重的老表,表太大,手太小,用草绳绑在腕上,车站的那口老钟也已六点钟了。


火车里,并排而坐的阿远和阿云,是两个小不点。因为刚考完期末考,在翻着书本对答案,忽然阿云就哭了,说她数学都不会,考得很差。


他们在侯硐小站下车,夏天的黄昏,天色仍亮,站前有人在搭银幕要放电影,杂货店的阿坤叔唤住他们,是阿云家要的一袋米。阿远帮她背米袋,阿云帮他背书包,走上那条通往山区的小路。


阿远把米袋送到阿云家,再回家。他们的父亲是矿工。这段日子,阿远的父亲因为腿受伤住基隆的圣玛丽医院,母亲陪侍院中,所以都是祖父当家。祖父很能干,好比知道妹妹最讨厌吃空心菜,而吃饭又是只有炒空心菜的时候,祖父就特制一盘空心菜蛋糕端到妹妹桌前。那是铝盘子中间,用碗倒扣出来的一堆圆堡型的饭,饭上插着一根根披撒着叶子的空心菜,像花朵、像蜡烛,妹妹便会蛮开心的认为自己是在吃“西餐”,一铁匙一铁匙的把饭吃完。


暑假开始的一天下午,父亲从医院回来了,腿仍然有点跛,母亲还带回来剩下的半盒方糖。


馋极时都会挤牙膏出来吃的弟弟,这时候就像一只苍蝇般的,绕着那盒方糖打主意。而且弟弟还是把墙上药袋里邻居来拿药付的药钱都偷光了,以致那个西药商每月一次来收钱发药的这时候,令母亲大为光火,追着弟弟打骂。


阿远把成绩单交给父亲,初中毕业了,他告诉父亲想去台北做事情。其实阿远的功课很好,考高中绝无问题,但是家里怎么供应得起。做父亲的心中感到愧咎,嘴巴上却强硬的喝道:“要做牛,不怕没犁拖啦!”

(以上出片名字幕)


1.台北后车站 近午

两年后,阿远已在台北念高中夜间部,白天在印刷厂做工。今天他照例必须给老板的儿子送便当,但他先得去火车站接阿云。阿云也已毕业,要来台北做事。

纷乱嘈杂的后车站月台上,阿云提着两大袋东西,等了已不知多久,无助的快要哭起来的样子。


一名头戴鸭舌帽的中年男人,过来跟阿云说什么,也许自称是职业介绍所的人罢,总之帮阿云提了行李,往北门方向走去,阿云慌忙的跟着男人走远。


天桥这边阿远匆匆忙忙的奔下,张望一阵,才看见阿云,急追过去。阿云见是他,破啼为笑,两人可都不明白那名男人是干什么的,一副横霸样子。阿远拉了阿云便走,正要责怪她乱跟别人走,阿云却发现行李不在手上,在那男人手里提着。


阿远急又追回去,讨行李,那男人凶起来还不给。阿远硬夺,拿到手,被男人一推跌在地上,便当盒匡■竟滚出月台,落到铁轨上。阿远想跃下月台去捡,却给站务员一叠连三急急的金属口哨声喝止住,仓皇不决中,一班南下的火车飞来,停在站上。


2.路途到小学 中午

阿远载着阿云赶往小学,说便当盒压扁了,只有拿五块给老板的儿子买东西吃,阿云难过无言,小猫似的坐在脚踏车后面。


他们到学校门口时,早已过吃饭时间,人都散了。平时老板的儿子总站在屋廊底下,等他将便当送到跟前,现在已不见人影,满校园蝉鸣喧腾,和顽童们的嬉闹声,阿远只有苦苦的望着那一地白花花的太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他不会知道,那个等不到便当的孩子,此刻正藏身在二楼教室的窗户旁边,冷眼看着他。


3.宿舍 下午

宿舍是阿远和班上同学恒春仔合租的一间阁楼。阿远将阿云暂时安顿在屋中,等傍晚阿钦下班后来这里,再带她去工作的地方。叫阿云自己煮面吃,他要赶去印刷厂上班。阿云说有一袋蕃薯,是祖父种的红心蕃薯,托她带来交他送给老板的。阿远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说老板那种人,干嘛送他们蕃薯,送了也不会吃,就跑下楼去了。不一会儿,到底他又跑上来,问阿云蕃薯呢?阿云把一个沉重的麻布袋交给他。


4.印刷厂 下午

这是一间极窄小拥塞的家庭式厂房,老板跟一头老牛似的,埋在铅板里,孜孜的只顾捡字。


阿远赶来厂里,一袋蕃薯,巴巴的拿去送给老板娘,老板娘颇不乐意他的上班迟到,但也罢了。阿远的手里还有一个塑胶袋,内装一滩压扁的饭盒,不知如何向老板娘启口说明,嚅嗫一阵,算了,只好加倍卖力的工作,但愿能挽救一点什么回来也好。

        

恋恋风尘(2) 

大约三点钟光景,孩子忽然教学校老师给抬回家来,说是晕倒了,饿的,因为中午没吃饭。老师走后,事情喧腾出来,阿远交出那袋饭盒,脸上挨老板娘一记打,老板疲倦劳碌得反正不管家务事了,任由他们闹去,孩子卧在长椅子里喝果汁,漠漠的眼睛,冷静望着屈辱中的阿远,而阿远竟然毫无办法,只能闷着,恨着。


5.宿舍 傍晚

阿远跟恒春仔下班回到宿舍时,阿云蜷窝在椅子上睡着了。阿钦下班后也来了,小屋内一下很热闹,四人赶着煮面吃。

阿钦提起阿雄,也是他们侯硐来的,因快要去服兵役,想把建材行的

工作介绍给侯硐来的,阿钦说建材行的工资比印刷厂的高,问阿远去不去。其实阿远还耐得住呆在印刷厂里,不过就为的可以更多认识一些字,起码也是与文字有关的一些东西罢。


阿云想起什么来,从行李袋子里翻找出一只新表,交给阿远,是阿远父亲托带的。阿远扒着汤面,吃着,忽然热泪雨下。也许为着新表的缘故,为着一下午所受的屈辱,在这只父亲送给他的新表的面前,在他的朋友和阿云的面前,一切已得到了抚慰与解脱。


阿远跟恒春仔得赶去夜间部考试,阿云就交待给阿钦带去工作的店铺。


6.夜校 晚上

阿远很快就考完出来了,在走廊等恒春仔,抚弄着腕上的新表,分外珍惜。恒春仔在广告公司画看板,但他对功课显然不行,考试考得很痛苦的样子。

【相关书籍推荐】戳二维码即可购买


《我写的故事胜过你写的:十种方法

让你的剧本更强大

本书让人耳目一新,书中没有废话,

见解独到,无论是对刚入门的新手还

是有一定基础的人,都非常适用。

戳二维码即可购买)



你的剧本逊毙了 : 100个化腐朽为神奇的对策 


编剧们修改作品的剧本医生,审稿人选取作品的剧本顾问


淘梦后台回复“;“风尘”获取剧本


注:剧本获取有限期到10月27日晚七点


【精选文章】

昆汀 | 王家卫 | 姜文 | 徐克 | 张艺谋 | 诺兰 | 黑泽明|分镜 |潜规则 | 导演| 剧组 


戳下方,这里有最全最实用的影视书籍,改变从学习开始!


首页 - 淘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