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救了1000万中国人的生命,死时3万人送行,被誉为“现代版大禹”

摘要: 他凭一己之力拯救了1000万关中百姓

11-08 18:51 首页 酷玩实验室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几天前

澳门遭受了几十年未遇的

强台风“天鸽”袭击

到目前为止

已经有12人遇难300多人受伤

居民财产损失已超过50亿澳元


每每面对这样的天灾

生命就如蝼蚁一般渺小

不仅仅是地震台风

在历史上大旱、洪水同样罪孽深重

1942年河南大饥荒

300多万人被饿死

1929年关中大旱

200多万人死亡、40万人出逃

甚至还有30多万妇女被迫卖身

只为了能给孩子换来一口粮食


面对这些血淋淋的数字

蛋蛋姐真的想问

难道我们面对这些灾难就只能是束手无策

只能被动等死吗?

 

令人欣喜的是

中国从来不缺人才

有一个人凭一己之力

为中国人挡住了无数自然灾害

他就是中国水利建设第一人

“水圣”李仪祉


他创造了中国水利建设史上的n多个第一

中国第一个水工实验室,他造的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水利学术团体,他建的

中国第一所水利工程高等学府,他开的

与此同时

他还是第一个将现代科学技术

运用到水利建设的中国人

 

最重要的是

他终结了1929-1932年关中大旱

拯救了1000万关中百姓

让关中成为了旱涝保收的福地

成了无数百姓心中的大救星、守护神



这个拯救千万百姓的超级英雄

从小就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

在邻居家小孩摇头晃脑背四书五经的时候

李仪祉偏偏对数学情有独钟

代数,几何都是他的心头爱


1899年

李仪祉因为数学学得实在太好了

就以数学特长生的身份

进入了专门教授西学的泾阳崇实书院

在那里他初步接触到了

现代铁路和水利技术

图:水利设施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爆发

积贫积弱的中国

根本顶不住洋人的坚船利炮

国土一寸寸沦陷

短短半年时间

清廷就服软下跪叫爸爸了

还签下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

 

这场屈辱的战争在李仪祉的心中

烙下了无法抹去的印记

看着祖国大好河山在短短几年间

就被洋鬼子糟蹋殆尽

李仪祉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下定决心要科技救国

誓以救亡图存、拯救苍生为己任

于是1909年

李仪祉接受了西潼铁路局的资助

远赴德国柏林皇家工程大学

学习土木工程技术


在德国的李仪祉

专业课学起来毫不费力

成了教授眼里不可多得的人才

还利用课余时间遍游了

俄、德、法、荷、比、英、瑞等欧洲诸国

广泛调研了欧洲国家的水利建设情况

就为了有朝一日能让中国

也用上世界先进的水利技术

彻底告别以前的土法人力开渠

让饱受旱涝灾害的百姓脱离苦海

 

理想很丰满

但现实太骨感

在李仪祉憧憬着终有一天

能学成归国造福百姓的时候

辛亥革命爆发了

无数百姓又陷入了战争的火海

早就因《辛丑条约》对清政府死了心的李仪祉

二话不说买了一支手枪和几十发子弹

一个人跑回国参加了辛亥革命

后来又跑到起义军占领了的

上海江南制造局学习射击

总之,我就是要保护我的百姓

谁也别想拦着我!

 

1912年国民政府成立

暂且算是给了百姓一个安稳

但那时国内诸多水利工程因为年久失修

多地常年旱涝灾害严重

每年死于洪水旱灾的百姓不下几十万人

在李仪祉看来

百姓的苦难就是自己的苦难啊

于是李仪祉脱下了军装

重操他的水利建设大业

 

1915到1928年间

李仪祉从南京跑到西安

又从西安跑到重庆

治理了永定河改道、淮渭水患

筹划了白河水利、设置了黄河水文站

倡办了华北灌溉讲学班

亲自勘察了运河和淮河

拟定了导淮计划

设计了杭州湾新式海塘

还在天津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水工实验室 

图:现代水工实验室内景


李仪祉做了这么多

就是想恪守自己的誓言

保护一方百姓

战争已经够残酷了

怎么能让百姓再受这旱涝天灾之苦

 

但是

老天好像就是想捉弄世人一样

1929年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旱

无声无息地来了

那年麦收之后

连月的晴天席卷了关中

一粒秋粮都没收着

还不知道情况的人们并不着急:

“等着立秋吧。秋后几场透雨,麦种到地里,这一年就安宁了。一料秋庄稼,没啥大不了。”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

人们就开始急了

种麦的时候都要过去了

却还是接连着的晴天

连丝薄云都寻不见

图:盼着下雨的农民


首先是井里的水干了

一桶下去

只能听见桶碰到井底的咚隆声

叫人淘井(在原有基础上深挖)

连挖三天

挖出来的只有湿土不见一滴水

山头上的泉水也断流了

野火接二连三地烧过去

山上秃得连只野鸡都看不到

饿得鸟都飞不动了

 

不种麦拿什么养活一家老小?

有钱的财主还能搏一搏

雇人犁了冒烟的地

就把种子撒下了

蹲在炕沿儿上等一场透雨

穷苦人家只能日日眼巴巴的望着天

希望老天能可怜可怜 

图:饿得剥树皮吃的百姓


事实上

这场雨到了立冬都没盼着

饿极了的人想吃年前种下的麦种

可刨出来拿手一搓

就变成干粉被风吹走了

 

死人的消息陆陆续续传开了

一开始还能办办丧事

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

成堆的死人就直接往乱葬岗上一扔

没一阵功夫

就被饿得眼睛发红的野狗吃光了

图:大饥荒成堆饿死的人


旱灾持续到第二年

可怕的瘟疫也来了

肺鼠疫几乎一夜之间

就在山西、陕西、河南、河北等

数十个省份蔓延开来

百姓为了活命开始四散奔逃

陕西百姓甚至快逃光了


当时一个王姓灾民

带着老婆孩子逃难

晚上在一个破庙里落脚

当天半夜快要饿死的老婆

为了一口粮食

自卖自身跟着另一个灾民跑了

第二天王某得知此事仰天大哭

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抱着女儿

跳枯井而亡


这场景是出生在渭北高原

从小就见惯了大旱的李仪祉从未看到过的

更糟糕的是当时的民国政府

正在准备第二年的战事

租子一分都不少

百姓家里别说口粮

就连留的麦种

也都被大兵搜刮走了

 

心怀拯救苍生之志的李仪祉

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

李仪祉翻出了之前就设计好

但因为国民政府不给拨款而没有动工的

引泾灌溉工程泾惠渠的设计图

去找刚刚到任的省主席杨虎城

杨虎城也是临危受命来督陕

所以两人见面一拍即合

当即决定开工建渠 

图:泾惠渠


在国外华侨的赞助和杨虎城将军的支持下

李仪祉解决了开渠的资金问题

各方共筹集百万余元

于当年开工建设泾惠渠

值得一提的是

泾惠渠是我国第一座运用了

现代水利技术的水利工程

百分之八十的操作都是由机器来完成的

至1932年6月泾惠渠第一期工程完工通水

可灌地50万亩

1935年第二期工程完工

扩灌至65万亩

 

随着泾惠渠的建成

救命的水源源不断地流入关中大地

肆虐的大旱和瘟疫渐渐平息了

这场持续了近五年的大旱

带走了200多万人的生命

差点让陕西灭种

因为李仪祉

1000万关中百姓得以存活

在百姓眼里

李仪祉就是神,是他们的守护神

 

在那之后

李仪祉又修建了渭惠、洛惠

梅惠这三大惠渠

勾连了周边的几大水系

共可灌地180万亩

让关中真正成为了旱涝保收的福瑞之地

关中百姓亲切地称他为

“水圣”

 

在李仪祉以为

百姓终于能不再受旱涝之苦

可以安居乐业的时候

卢沟桥事变爆发了

日军的铁骑无情践踏着

毫无反手之力的无辜百姓

面对四起的硝烟

把拯救苍生作为毕生宏愿的李仪祉

岂能熟视无睹

图:因战争流离失所的妇孺


卢沟桥事变后第三天

积劳成疾被医生断言

只剩九个月寿命的李仪祉

就在医院待不住了

强烈要求提前出院

一出院就他加入了陕西各界抗敌后援会

同时组织渭惠渠、织女渠的施工

以富国强兵的实际行动支援抗日

 

随着日寇侵略战火向内地蔓延

西安城内大街小巷拥满了逃亡难民

他们面黄肌瘦

衣不蔽体、无家可归

李仪祉捐出了自己仅有的积蓄500大洋

他不但呼吁大家积极筹捐款

还动员大家认养难民和孤儿


有一天他在回家途中

看到在一处倒塌的围墙下

挤着三个老人和两个孩子

饿得嘴唇发青,他询问情况后

马上把他们带回了家

到家时已经半夜

李夫人张孟淑马上起床

给饥寒交迫的五个难民寻出了大体合身的衣服

并亲自下厨房给他们煮面

感动的老人孩子直掉泪

图:饱受战火的老人孩子


因为四处奔波工作

病魔在半年内

急速摧垮了李仪祉的身体

1928年3月

李仪祉病逝于西安

按照他遗愿

家人把他安葬在了郑国渠旁

关中百姓心中的保护神

就这样走了

那时五千多人来参加追悼会

三万人自发为他送葬

国民政府发了特令褒扬称他:


 “德器深纯,精研水利,早岁倡办河海工程学校,成材甚众。近来开渠、浚河、导运等工事,尤瘁心力,绩效懋着。”


《大公报》发表短评称:


“李先生不但是水利专家,而且是人格高洁的模范学者,一生勤学治事,燃烧着爱国爱民的热情,有公无私,有人无我。”


图:去世前的李仪祉 


李仪祉的一生是为民抗争的一生

古有郑国白公开渠济世

今有仪祉为民舍命

苦难战争都不能毁灭他的百姓

与天斗、与命搏

我就是这一方百姓的守护神

“吾不信吾之国家遭此暴风雨之摧残,四万万之民族即烟消云灭于地球之上。唯有披肝沥胆,方可共渡国难。”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新浪博客:民国十八年关中大旱的历史记忆

360百科:李仪祉、泾惠渠

Bing网典:李仪祉

各界导报:李仪祉临终前8个月的抗日救亡活动


首页 - 酷玩实验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