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口有个外号叫宇宙中心,那我们能不能把宇宙也设计到这个广场里?| 张东 一席第526位讲者

摘要: 作为设计师来说的话,某种意义上我们其实经常都是在做一种妥协。什么东西是需要坚持的,什么东西你是可以适当的时候妥协一下,免得被甲方给解雇了。

11-08 22:01 首页 酷玩实验室


本文来自公众号:一席

ID:yixiclub

本文经原作者授权


张东,景观设计师,张唐景观合伙人。


作为常规的景观项目设计师,你画完图之后就会把图纸交给施工队。但是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施工队说你这个东西太复杂了,我做不了。后来我们就做了一个艺术工作室,有一个2000平方的工厂。如果实在碰到施工队说不会做的时候,我们就说:“那你让开,我来做。”



张唐的景观实验

张东

大家好,我叫张东,来自上海。我是陕西西江人,所以今天非常荣幸能够站在这个地方。我今天讲的题目叫《张唐的景观实验》。其实我们作为一个景观设计公司,大部分时候做的事情跟一般的景观公司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但是今天我讲的主要是一些相对比较特殊的东西,所以叫张唐的景观实验。

 

2008年底的时候,我和夫人从美国回来开始做自己的公司。当时其实并没有完全想好要做什么、怎么做,或者是做什么事情,所以我们就用自己的名字来做了这么一个公司。


 

那时候正好上海在做世博会。世博会的一个口号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英文叫Better City,Better Life。实际上,这个英文跟中文意思不太一样,我觉得英文的意思更加准确一些,就是如果城市更美好的话,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更好一些。

 

当然更好的城市会有很多层面,但是对于景观来说,是让城市变得更好的其中一方面。所以能够通过做很多事情让大家生活变得更好一些,我们也觉得很荣幸。

 

上边这张图是我们当时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参加了美国环境保护署的一个竞赛。下边这张图是回国以后,我们有了一个机会把当时学的东西实践出来了。


 

这个项目,它一方面是一个比较偏艺术化的处理,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有很多计算,会显得好像技术含量很高,一般人不懂的话可能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2014年,这个项目得了美国景观行业一个很重要的奖,在很多地方出版发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东西其实跟美国的设计师做的是很相似的。但是当我们回到中国,生活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面,也有了两个孩子,经常需要兼顾生活和工作,我也会对中国这些现实问题有更多的关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体会了中国设计师跟美国或者是西方的设计师一些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其实我们是在为中国的人在做设计。我们也会在设计里面把我们在生活中感受到的很多美好的东西传达给别人,这是我们做设计的一个初衷。

 

这一张很有意思,当时我夫人唐子颖正在给孩子讲一个绘本故事,叫《鲸鱼》。她讲一只鸟在天上飞,后来看到一只大鲸,然后村子里面的人就赶快出动去找这个鲸到底在什么地方。找了半天,一本书就快结束了,我发现,喔,原来这条鲸是一个湖的样子。

 


当时她就把这个想法用到了这个项目上来。在这个项目上面讲了一个关于好大一条鲸鱼的故事。当然这个项目本身也是一个儿童乐园,今天就不展开讲了。


 

我要着重讲的第一个设计是我们在成都麓湖做的一个项目。这张图片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很大的湖面。这其实是一个人造湖,当时他们做了很多植物的净化、水生物的净化,所以水质是非常好的,是可以直接跳进去游泳的。


 

这个湖他们大概总共做了有十年时间,我当时去看了以后印象非常深刻,觉得很感动,因为这些开发商能够做这种真正地改善环境的事情。他们还在下面做了一个博物馆,讲关于水生态的东西。

 

他们当时找我们做其中的一个儿童乐园。我当时就想起来,有时候我会给孩子讲一些比较偏科普的故事,比如说水是怎么回事。当然我们都知道水其实是地球上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它会有不同的形态。小水滴变成云,下雨变成小溪流,然后汇成湖;冬天会变成雪、变成冰,等等这些。

 

后来我们想,有没有可能把这个故事融入到这个设计里面去?也就是说,它还是一个可以玩的公园,但同时它也隐藏着一个关于水的故事。


 

最开始入口这边有一个水景,我们叫地球之眼。



这个我们称之为跳跳云,是一个巨大的充气蹦床,很多小朋友可以跑上去玩跳。同时也会知道这是很大的一朵云,有云就会下雨。

 


旁边有个小广场,这个广场上有几辆互动自行车,你要踩这个互动自行车的话,水就会开始喷起来,你去玩的时候就再也不用担心物业没有开水不好玩了。


 

水喷完了以后汇聚到这边,会形成一条小的溪流,顺着这条溪流会缓缓地流下来。这个地方本身也是一个消防通道,所以也不能做别的东西。我们当时设想的是会有人沿着这个溪流往下面跑。后来看到小孩在这儿跑,就觉得跟我们当时设想的很像,很有意思。



 

这个溪流会变成一个池塘,池塘里面会有一些涌泉。可以看到旁边有一个台子,台子上面有一个触控,你去摸到那个触控按钮的话,对应的水就会喷起来,所以它比常规的水景会略微多这么一点特殊的地方。


 

湖边上用雨水做了一个可以参与的水枪。刚才你们看到我带小孩去公园里面玩还需要自己带着水枪,这里的话你直接去就可以了。


 

大家可能都有过滑雪的经验,如果正好有一个雪坡,小朋友就超级喜欢,会在那边玩大半天时间。正好这个项目有这么一个机会,我们就把雪坡这个概念做了:有一块地形是现场的一个高差,我们就把它做在里面了。


 

实际上我们也做了很多研究,比如说坡度应该多少比较合适,摩擦力多大比较合适。做完了以后,甲方说你做的设计,过来先滑一下,你做得太陡了。我坐在这儿看了一下,的确是太陡了,觉得好可怕。但是自己做的设计,咬着牙也要滑下去。看上去很紧张,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可怕,其实我们都是做过很多计算和测试的。


 

这个一滴水是水面上的一个亭子。它像是一个雕塑,但是又是一个亭子,可以坐进去玩。下面这几个小水滴,坐在上面可以晃来晃去的,反射到这上面的反光很好玩的。


 

这是一个漩涡的滑梯,是一个水的形态。


 

这个像是一个冰川峡谷。你从里面走过的时候会有一些感应的小装置,到时候会听到叮叮咚咚水的这种响声。



我们刚才说的只是公园里面比较有意思的一些点,这些点之所以能够实现,很大的原因是我们其实有一个艺术工作室。作为常规的景观项目设计师,你画完图之后就会把图纸交给施工队。是施工队去做,我们是不参与真正的制作的。但是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施工队说你这个东西太复杂了,我做不了。比如说互动自行车,他说这些东西我不会做。

 

后来我们就做了一个艺术工作室,有一个2000平方的工厂。如果实在碰到施工队说不会做的时候,我们就说:“那你让开,我来做。”像刚才项目里面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自己去做的。一旦刚刚开始有了一个概念以后就会去实验,做一些测试和实验,最后在工厂里面去制作。

 

像刚才这几个项目,左边那个漩涡滑梯就是在上海的工厂里面做好,运到成都去安装。这个效果就可以控制,而且可以比一般的项目做得更加出彩一些。有了艺术工作室技术上的支撑,我们的胆子就会比较大,在创意上就会走得更远一些。


 

当时我们在美国工作的时候经常去海边,后来回到上海以后我们就想,上海虽然叫上海,但是根本就没有海滩,因为旁边全部是淤泥。有没有可能把这儿带一块海滩。因为它也是一个自然,把海滩这个东西做到城市里面来会很有意思。

 

正好我们在苏州有一个项目,我们就实验了一个。当然这个其实要做很多的实验,比如说怎么样来做海浪。我们做了一些纹理才能够夸大这个效果,这样它就会比静态的水要有意思一些,明显地会让人能够联想到海边海浪过来的感觉,而且它互动性等各方面都会比较有意思。



苏州这个公园里其实旁边会有一些商业,周边的人都可以去玩。小朋友会非常喜欢在水池旁边踩着水玩,浪一涌上来待会又退下去。而且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个水只是一个百分之几的坡度,当冬天把水关掉以后,它就是一个广场,跳广场舞啊随便干什么都可以。


  


做完海浪这个项目,我们又遇到了另外一个更有意思的项目。这是北京五道口的一个项目,这个现场其实就是建筑旁边的一块空地。商场做完了以后,剩了一块地他们不知道干什么。原来是个停车场,后来想改造一下,变成一个人可以参与的地方。


 

五道口这块地方其实挺有意思的,本来有一条火车,我们当时去的时候火车从那边一走,然后就把这个闸关掉,人在旁边等着。但是这个城市景观后来就被拆掉了。这张照片是我们在网上找的,它是最后一辆从这儿走的火车。


 

五道口有一个外号叫宇宙中心,因为感觉全世界的人都涌进那个地方。宇宙其实也是一个客观存在的自然,那我们有没有可能把宇宙这个概念也做到项目里面去?

 

我们就想宇宙的本质是什么?很多星球会旋转,而且星球一旋转就产生了时间的概念。我们讲的一年、一天,这些时间其实都是跟太阳系的旋转有关系。

 

所以我们就在这个广场上做了一个直径19米的巨大转盘。这个转盘每一个小时转一圈,当这个水景转到合上来以后,喷泉就开始喷了。喷十分钟它就停下来,然后又接着转,像一个巨大的闹钟一样。


 

我们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等待下一个十分钟。这个广场,你每次去的时候它都是不一样的,因为转的位置都是不一样的。而且我们专门在这个转盘上面放了一个座凳、一棵树、一个灯,所以你要是不注意的话,会发现哎这个地方为什么有一个树的位置偏了,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实际上有很多人就可以坐在上面什么都不干,在那看着周边的一圈。



通过这个设计,我觉得这块地方变成了一个小的地标性的景观,很多人都会去那儿玩,而且也吸引了周边别的社区里的小朋友到这个地方来玩,改变了这个地方原来的城市面貌。

 


实际上,这个技术本身并不是我们发明出来的。它是一个工业上面已经比较成熟的转盘设备,就像我们看车展的时候的台子,不过我们做的这个格外大而已。而且我们是第一个把它用在一个城市广场上面。

 

当然有时候脑洞大开了以后,我们也会遇到一些传统的地方的项目。比如苏州这个,它当时就想强调地方文化,建筑做了太湖石的概念。



我们在建筑中间很小的一个院子要做一个小的水系,这个水系我们取了一个概念,是中国传统的曲水流觞的故事,想把这个东西做到里面,只是比较小一些。水在里面流动会侵蚀地面,最后形成了这么斑斑驳驳的一个小的水景。


 

做完这个图以后,当时其实大家都很满意,施工图都开始画了。我过去一看,如果是按照这个做的话,可能效果也会很好。但是它有一个问题,就是施工队做的这个可能质量上不是很能保证,而且可能会做错很多地方,所以我们就想重新做,希望能够把它控制得更好一些。

 

这个溪流像是一个雕塑一样,其实是用了很大的石头,上面刻的是这个水的年轮。当水从那儿流过来的时候,一年一年在上面刻下了这种印迹。

 


乍一看就是一个小水池,但里面有很细腻的这种东西。它跟周边环境的反光非常地有意思,很漂亮。



这个项目也让我们得了今年美国ASLA的奖。评委对这个项目的评价是说它的施工的完成度非常高。这一点我们也很高兴,因为在过去一提到中国的项目,就说中国的东西质量比较差。但是这个项目质量居然能够做到这么高,他们也很惊讶。


 

最后讲一个长沙的项目:长沙山水间公园。这个项目是一个社区公园,周边有很多居民区,就留了中间一小块,大概一公顷多的一块绿地做成一个公园。


 

做这个公园的时候我们就想,在现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很多不认识的人从其他地方搬到一个社区,进了这个社区以后,你会发现其实谁也不认识谁,那这个公园其实是一个大家互相认识接触的很好的机会。所以我们就想,公园怎样能够照顾到这些人的日常生活需求,成为一个新的社区形成的纽带。

 

同时,我们也不想再像常规的公园一样做一些水景之类的东西。大部分公园的水景其实都是灌的自来水,最后维护各方面的事情都是有问题。我们就想让这个公园有很好的一个生态系统。

 

我们取了一个名字,叫家在山水之间。这个生态系统其实还挺复杂的,我们做了很多计算,算整个公园下雨的量,以及雨水怎么收集、汇聚,中间形成的湖的面积是多少,包括它的渗水性。下暴雨水溢出去的时候会有一个地下的蓄水箱把水收集起来,等到旱季的时候就把蓄水箱的水提出去又灌到公园里面。


 

下面有一层水下植物,水下植物本身就可以净化水质。现在已经建成三年了,每次下过雨之后都会带来泥沙,第一天是很混浊的,第二天就清澈了,就是说这个水本身的自我净化能力非常强。虽然很小,但是是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


这个生态系统一般人是不可见的,我们其实非常希望能够让人看到。比如说我如果带着小孩住到这个社区里面,我可以在带他去公园玩的时候讲一下这个水是怎么回事。

 

甚至我们有一块地方专门做了一个可以参与或者去了解这个生态系统的一个小花园,我们称之为阿基米德花园。这里面用了两个取水器,可以把水从比较低的地方提到比较高的地方去。它会在高的地方流一圈,流到植物区,然后又回到这里面。在这个过程中水质本身也会得到更进一步的净化。

 


这两个取水器也是我们工厂自己做的。有一个凸面镜,一个凹面镜,小朋友从那儿过的时候就会走过去,哎,这是个什么东西?一转,发现可以把下面的水带上来。说明牌也会在这个石头上面钉着,你可以看到原来这个雨水系统是怎么回事。


 

在山脚下面这块地方,我们做了一个以昆虫为主题的儿童乐园。这只大蚂蚁的肚子里面是可以钻进去的。有一个小朋友钻到这个肚子里面,假装是一个蚂蚁宝宝在那边待着。


 

这边做了几个滑梯。这些滑梯有不同的坡度,胆子比较小的可以滑这个比较缓的。


 

广场上面有几个瓢虫的玩具。这个瓢虫本身小孩也可以爬到上面去当滑滑梯玩。同时它的眼睛是可以转的,你只要转这个眼珠子,里面的八音盒就会转动,就会有音乐响起。




这个八音盒我们是在杭州找了一个专门做八音盒的师傅。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的八音盒,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么大的八音盒藏在里面。

 

在另外一个项目里我们也用了这个瓢虫。但是当时因为它是一个商业广场,我们觉得太吵了,音乐是听不见的,所以就想做一个跟灯光相关的东西,所以用了这些触控技术。这是我们做的一些实验。



当小朋友过来摸它的时候,瓢虫眼睛会一闪一闪的。


 

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很多人有一种误解,认为提出一个概念非常地牛,已经完成了90%的创意工作,别人可以按照这个思路去实现,其实从概念到真正的实践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去做。

 

事实上的确是这么回事。很多时候你会发现,你刚开始提出的一个概念出于好玩,觉得要做一个什么东西。往下具体发展的时候,你会对这个东西有更多的了解,然后你会去调试。甚至有时候会反过来调整你的概念,做少量的一些修整,这时候真正地把它实现出来。

 

作为设计师来说的话,某种意义上我们其实经常都是在做一种妥协。什么东西是需要坚持的,什么东西你是可以适当的时候妥协一下,免得被甲方给解雇了。

 

总体来说,我觉得设计其实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妥协的艺术,就是一个度的把握,一种权衡,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找到最佳的一个平衡点。最好的设计也是平衡得最好的一个设计。

 

谢谢大家。





酷玩实验室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首页 - 酷玩实验室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