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渣男

摘要: 故事比较多,一个一个来。临近中秋,要采购礼品,回访客户,送点啥呢?这几年,都送月饼。前年,我是从香港采购,先

11-12 11:42 首页 懂懂日记

故事比较多,一个一个来。

临近中秋,要采购礼品,回访客户,送点啥呢?

这几年,都送月饼。

前年,我是从香港采购,先拉到东莞,然后再发物流过来,我们这边再拆分、包装。

我的出发点就是,既然送月饼,就要送品牌的、口感好的、新鲜的。

缺点,太贵。

一盒200多,盒子很小很小,有两个巴掌大。

每送出一份,我都要特意嘱咐一句,这不是商场里买的,是咱自己去香港买回来的,绝对正品,趁热吃。

我记得,当时,我跟客户撕了一把,就是他说我送的月饼是三无产品,直接没敢吃,扔了,理由就是扫条形码,没有信息,他怀疑我搞的假货。

可以翻翻当时的文章……

吸取了教训,去年,我选的好利来,我特意叮嘱,要老款,能扫出码来的,比香港月饼肯定要便宜,具体我记不准了,貌似一份100元左右,很畅销,提货还要排队,我找了熟人帮忙,一是插队,二是折扣,我们从北京仓库提货后,也是直接发物流过来,我们这边拆分。

无论是香港月饼还是好利来,我自己都没舍得吃一个。

我们也能换回不少礼物,主要是各类酒。

这些酒,又分两类,一类是品牌酒,例如茅台、五粮液、水井坊,一类是概念酒,如保健酒、原装进口。

球馆老大送了我两瓶红酒,原装进口。

包装很给力。

我一看酒,的确是原装进口的,但是这酒也就是20元/瓶,我咋知道的?我们去法国南部不是考察过红酒嘛,我们在那里喝瓶15欧的酒,就已经属于非常好非常好的酒了,至于国内这些杂牌红酒?的确是原装进口的,但是在那里,就是超市里的最低廉的酒了,1欧,2欧,3欧。

大家一说喝红酒,我就推荐张裕……

张裕是世界五大品牌之一啊,张裕售价100元的酒,就是价值100元的酒,而你买瓶原装进口的100元的酒,可能在国外售价只有20元人民币。

今年,我想送酒。

因为,大家普遍流行送酒。

首选,董酒,总觉得这个酒就是为我准备的,我找到了董酒经销商,我要采购一批375毫升的国密,我觉得这一款比较经典。

老板娘在家……

问我要多少。

我说,给我准备50箱吧。

她说,需要给你问问价格,这酒太贵,咱这边一般不会存量太大。

我问,能优惠吗?

她说,肯定的。

我说,我要求很低,比京东、天猫便宜就可,否则我没必要在这里买,对不?

她说,没问题。

我说,京东现在一瓶卖339元,一箱是739元,一箱六瓶,搞促销活动,白酒的利润我不知道有多大,但是茶叶我知道,一般都是翻三倍,这么推算的话,你们批发价一箱应该在600元左右,甚至更低,当然,我只是猜测。

她说,现在白酒价格很透明,我给你问问,你留个电话,问好给你回话。

我说,加微信吧。

加了微信……

下午,给我回话,这个酒没货,问我有没有兴趣从店里挑个别的?不买也无所谓,但是要送我两瓶试喝一下。

关键是我不懂酒呀!

约着,一起晚饭。

咱是真心想买酒,就赴约了,夫妻俩,我,就我们三个人,订了一个诺大的房间,按照标准上的菜,玲琅满目……

喝点。

男人问,口感如何?

我说,很香。

他说,这就是咱董酒最大的特点,药香型,单从香气而言,是国内唯一可以与茅台媲美的。

我问,这酒多钱?

他说,200元左右,根据量大小略有浮动。

我问,网上有卖吗?

他说,咱这是定制款。

我说,懂了。

聊了聊天,他老家跟我是一个乡镇的,他说前几天还回家帮父母收花生了,问我家里还有地吗?

聊了很多关于花生的话题。

饭局临近结束,女人提前去买了单,我们准备起身,走。

我说,咱把这些饭菜打包吧,浪费了不合适。

喊服务员过来打包。

这边情况是这样的,请客一般是不能打包的,让人觉得太小气,必须浪费掉才可以,而且一定要多点菜,我们三个人应该上了十多个菜,注意我们是北方,一个盘子有锅盖大……

女人先回去了。

男人问我是唱歌还是洗脚?

我说,大哥,我先回去吧。

他不同意。

传统生意招待客户,一般都是一招待一疗程……

看我坚持,他放过我了。

次日,我又去了。

男人不在,女人在。

我说,我给你讲讲我的需求,我送的客户相对比较年轻,就是一群很聪明的人,他们不讲口感,例如昨晚咱喝的酒,大哥说比国密要好,但是我们喝不出来,我想要的是可以在网上搜到的,有价格的,明白了吗?

她说,懂你意思了。

我说,所以,定制酒不适合我,一句话,我送给别人东西,我要让对方能通过搜索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否则我不是白送了吗?

找了一堆。

不是太便宜,就是太贵。

我理想中的价格是200元左右,市场价能在500元左右的。

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不买点酒,实在不好意思,白吃了人家一顿饭,我拿10瓶国密吧,500ML的,我拿回家给我爹,招待客人的。

价格也很给力。

临走,我跟女人讲:今年,我可能不要了,有些对不住。

她哈哈笑了,你说的啥呢,一起吃顿饭还有啥?!

那我开始考虑进口红酒,我的标准就是在国外超市里能够上架的红酒,我们喝的很多红酒,其实是国人在国外贴牌生产的,不会出现在国外商场的……

我发动海外读者,帮我找。

你们去超市拍红酒照片给我,我通过颜值、价格来做决定,要不要做口感评测?

不需要,贵的肯定好喝。

小敏敏找了一款酒,标签有点类似海报,很大胆,露胸的,露屁股的(我朋友圈有),价格也不贵,售价合人民币200元左右,批发的话肯定便宜很多。

这酒,有点一反常态,不正经。

就显得很独特。

怎么运回来?

这是个大问题,慢的方式,成本低,但是太慢了,准备春节礼物还差不多,快的方式,成本高,快递费比酒还贵。

算了,慢慢弄吧。

最终,我选了本地酒,沂蒙山,折扣也比较给力……

小敏敏给我发了六瓶酒,快递,不同图案的,都很性感,还送了我一部苹果8,关键是我已经有了,晚了一小步。

我问小敏敏:你送我手机,你老公不生气?

她说,我老公知道,我说以后还要指望跟懂哥合作卖酒呢。

我说,我有了,我看看在国内能卖掉不,卖掉的话,我把钱给你。

她说,不用。

我发了朋友圈,问有人买不?

5500元。

卤蛋急忙联系我:董哥,我要。

接着把钱转到我微信上了。

我问,我给你发顺丰还是自己来拿?

他说,我下午去拿。

我接着把广告删了……

卤蛋是做卤肉的,也在网上招生培训,搞得有鼻子有眼的,他特别喜欢到我这里来,因为来一次,我就写写他,他就能招个三五个人。

就如同有女生说:余欢最聪明,每次有大动作都提前去趟你那里,然后发布项目,无数人追随。

是这样?欢哥?

我表示好无奈。

卤蛋来了,带了好多卤肉,还带了一些酒之类的,搬到了办公室。

我说,你带这么多东西干嘛,还不如给钱。

他笑着说,给钱太尴尬。

我说,我先跟你说说这个手机是怎么回事……

我把来龙去脉讲给他听了。

他说,董哥,我明白你意思了,我按照市场价给你。

我说,你从这里挑些书吧,就当补给你的差价。

他说,你知道,我不看书。

我把手机给卤蛋,他不要。

他说,你拿给嫂子就行了。

我说,她有了。

卤蛋收下了。

我当着卤蛋的面,把钱转给了小敏敏……(最终小敏敏也没要)

卤蛋问我,董哥,你是不是从来没买过手机?

我说,也买过。

他说,羡慕你。

我说,别羡慕,免费的是最贵的,苹果手机我收过十多个吧,有些我收得比较心安,例如杨文剑送了我几个,属于朋友之间的来往,他跟我时间比较长了,有八九年了,他现在发达了,女性朋友送我的很少,赤道姐送过我一个6,小敏敏送我一个8,就这些,其余的,咱多数都要出力的,卖别人送的礼物是很不道德的,但是不卖呢,又白白浪费了,我们这里客服手机也全是苹果的,今年杨文剑过来,他用了一个红色的PLUS,我说你这个颜色挺牛B的,他接着送了一个给我,因为我现在手机用得好好的,那这个红色手机就用不上,现在还摆在这里当工艺品,若是我给卖了呢?那就对不起朋友了,我觉得小敏敏孩子多,负担重,没有必要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所以我想换成钱,还给她。

他说,其实我理解你。

我说,以前我挺羡慕能收礼的人,现在我一点都不羡慕,因为他的每一份礼物都要付出比市场价高的价格去购买,甚至要付出时间、自由作为代价。

卤蛋说,真羡慕你有那么多女粉丝。

我说,我打球伤着眼睛后,牵连着大脑了,我高度眩晕两年,其实我卧床了两年,这期间我哪里都没去过,没出过省,更没出过国,知道我的意思了不?那些故事,都是我偏瘫在床意淫出来的。

他说,我不信。

我说,信不信由你,我采访采访你,你如实回答,可以不?

他说,可以。

我问,你有多少学员?

他说,90多个。

我问,一个收费多少?

他说,3600。

我问,有多少女的,有多少男的?

他说,1/3女的。

我问,有没有找你睡觉的?

他说,以前有过。

我问,睡了没?

他说,睡了,她家庭比较困难,自己带个孩子,来找我学技术,晚上给我打电话,问我方便不,想找我聊聊天,然后就带我回宾馆了,在这之前我从来没碰过媳妇以外的女人。

我说,这我信。

他说,学费,咱就拿不起来了。

我问,后来又有几个?

他说,后来还有一个,是跟老公一起来学的,我们这个有售后指导,就是店里生意不好之类的,我要去给诊断,她去我房间了。

我说,咱俩闲聊,不带情绪色彩,我很好奇,她们崇拜你吗?

他说,绝对的。

我问,有多绝对?

他说,不崇拜能花钱来学习吗?而且一旦拜师,称呼就是徒弟跟师傅。

我问,现在还睡吗?

他说,不睡了,十有八九就是农村妇女,没意思,另外,你能拿得起这个钱来吗?咱是做生意,又不是干别的。

我说,上次跟桃桃一起来的一个小伙,德州的,他也是做类似培训的,貌似他做的很不错,上次还在我们这里投放了广告,年初我们不是卖底部广告吗?一天5000元,他买了三天。

他问,广告后来为什么不做了?

我说,擦屁股太累,十个里面有九个就是纯粹的为了骗,收了钱就找不到人了,一把骗个十万八万的,把手机一关,你去哪找去?然后大家就找到了我,我觉得太累了,理论上是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一天5000元,一年也能多赚100多万,但是我觉得于别人可以,于我们不合适,不是道德不道德的问题,而是脱不了干系。

他说,百度不是更黑吗?

我说,所有的门户网站,包括CCTV,都这样,我喜欢看《天网》,这是CCTV的官方网站,上面的广告也是乱七八糟的,360是以清道夫的角色出现的,360首页上的广告,今天的是:你的机巴够不够硬?/1983年茅台老酒,整箱只要980。

他问,你过不了心理槛?

我说,是我的死相会很难看,大家赚了钱不会感激我,赔了钱一定会想办法灭了我。

他说,德州那王八蛋是我同学,青岛电大,最初在我那边帮忙,后来看我搞培训赚钱,就跑回老家自立门户了,他看我找你,他也找你,我最初是收6600,他收3600,我也改成了3600。

我说,培训这个行业,你不能用道德来垄断,这么想就是错误的,市场是所有人的,我们去新加坡,我带队,劲松在那里认识了国庆,跟着国庆学了黄金回收,现在劲松搞黄金回收培训搞得风生水起,这是南北文化差异,在北方是有这个说法,咱俩合伙开饭店,你退出了,你永远都不能开饭店,否则就是跟我对着干。

他说,只是肚子有气,当初他是吃不上饭了,投奔我的。

我说,他比你灵活,你是被卤肉限制住了,而他是多面开花,不仅仅搞卤肉培训,还搞什么安徽板面、冰糖葫芦。

卤肉内心有恨,谈起这个人,就咬牙切齿的。

我调侃了一句:仇恨会使你迷失方向。

马上入冬了,机友们最后的疯狂了,青岛车队过来交流,一大桌,小20人,本地有个车友大姐,信佛,带着她师傅去的。

饭局,我没参加,嫌乱。

喝茶。

大师,大大咧咧的,口头禅就是:他妈的,我草。

我觉得无所谓,其实马云他们聊天也是这样的,佛说家常话,我觉得他是有料的,理由很简单,大姐又不是一般人,你觉得她傻吗?

我喜欢观察人,少说,多听。

大姐的意思是让我讲讲咱这边的茶文化……

我哪知道?你不能因为我是开茶馆开书店的就错以为我懂茶,我真不懂,而且我平时也不泡,都是别人泡,但是我会提意见,泡浓了,泡淡了。

大师,江湖气息很浓。

我觉得,看人一定要往深处看,一个看起来像草包的,又能混在我们身边的人,他往往是有绝活的,因为人人对他第一印象不好,他还能留在这里,说明有货。

就怕满口之乎者也。

说到了收徒,一人9800元。

大师是没有想收我们做徒弟,只是谈了他的业务,我旁边一个哥们坐不住了,当场揭穿他:你就是个江湖骗子。

说的很难听。

场面略尴尬。

更尴尬的局面出现了,大师恼了,摔了盘子,摔了碗,俩人还差点打起来了,我也有点疑惑,大师为什么如此的激动?是被戳到了敏感地,还是的确是草包?

不欢而散。

我没喝酒,顺路把惹事的哥们送回家。

他愤愤不平:看着他骗人,你不难受吗?

我说,你要反过来想,他是来做慈善的,收了徒弟们9800元,不是等于给徒弟们上了一课吗?以后他们就不信这些大师了,这就是成长。我侄子在大学里要读成功学,3600元,写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信给妈妈,要钱报名,问我,我的建议是不可以,问我媳妇,我媳妇的建议是可以,而且要积极支持,这个事我就很好奇,为什么?我媳妇说,难道你指望他到了30岁才去上这样的课吗?早经历早解脱。我一听,还是我媳妇有智慧。

他说,我忍不住。

我说,假如他是个乞丐,在那里手舞足蹈地说自己是国王,你会生气吗?你是仰视他或平视他,所以才如此的重视他,人应该把自己定位成佛祖、上帝,尊重每个生命的轨迹,让他表演去吧,早晚有人收了他,但是这个人不会是你,你应该看看《监狱风云》,任何一句多余的话,都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潜意识里,你觉得大姐这么优秀,咋崇拜了个SB?为什么不崇拜我们?

他说,弟弟,我有个事一直好奇,没问你。

我说,问吧。

他说,你初中毕业,怎么读的大学?

我说,这个说来话长,初三我跟人打架,判了5年,实际上坐了三年,坐牢出来后,父母觉得我这样下去连对象都找不到,就花钱给我买了那种类似旁听生的资格,会发个学校的毕业证。

他说,有车友说你是初中毕业,我就很好奇,初中毕业为什么文章写的这么好。

我说,莫言还是小学生呢。

他对我坐牢产生了兴趣。

他问,坐牢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我说,走路方式变了,例如别人在公园里都是转圈走,而我是折线式的来回走,我们监室离大门只有100米,我整整走了三年,我经常做梦,就跟陀螺似的,来回走。

他问,你为什么很少写这些生活?

我说,我觉得有负能量,还有就是话题太敏感,通过不了审核。

他问,犯人是不是很凶?

我说,养过金毛没?犯人就是这个类型的,无比的温顺,因为每个人都有积分,积分是可以换减刑的,我当时待的是全省最好的监狱,里面经常搞文娱活动,例如书法课之类的,会邀请一些外面的老师进来讲课,那些老师压根不相信这是一群犯人,因为我们比当兵的还有秩序,无比的顺从,有说有笑,比你接触过的任何群体都温顺。

他问,是不是超级渴望自由?

我说,无法描述吧,电影里动不动就来一个:十年后。我看到这里总觉得太扯蛋,在监狱里,是掰着手指过日子的。

他问,有没有GAY?

我说,我以前写过这个话题,没有,监狱是实行死党制的,例如咱俩是死党,那么我们俩就相互监督,相互连带,你出了问题我也有责任,而且我们俩刑期不同,我不会跟着你一起犯傻,你有问题我不举报那就扣我的分,所以每个人在里面都是透明的,以前有类似的传说,我没见过,另外监狱里没有死角,无论白天还是晚上。

他问,你是给我讲故事吗?

我说,没有,我说的都是真事,自由都是相对的,在里面久了,也就有说有笑了,那时我喜欢打乒乓球,每天下午都可以打一会,晚上偶尔还会放电影,跟你们也是同步的,在里面看过《泰坦尼克号》、《卧虎藏龙》,实在无聊了就打扑克,在厕所里打。

他问,不能在床上打吗?

我说,床是禁区,你可以随意看书,但是不能躺在床上,里面所有事情都是与积分挂钩的,特别是卫生,白天出去干活了,心里惦记着领导检查卫生有没有扣我们的分,床缝之间有灰都属于扣分系列,你能想象有多干净不?

他问,可以不可以打电话?

我说,每月两次通话的机会,必须是直系亲属,监狱一直都在改革,我们劳动还有工资,一个月100多,也花不着,就寄给家里,一直都有学者呼吁,嫌监狱待遇太好了,使犯人缺少了敬畏心,养老的确挺好。

他问,晚上几点熄灯?

我说,监狱是长明灯,永不熄灭,但是有规定的睡觉时间,实际上,我们都属于老皮条了,在里面聊天也没啥,一般都聊到很晚,早上5点半必须起床,一直到今天,我从来没有睡到过6点以后,哪怕凌晨3点才睡觉,起晚了那可是大事,要扣分的,后来我一直在想,什么是最优秀的管理模式?奖罚分明就是最厉害的,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百度,其实都是借鉴了监狱的管理模式。

他问,打架呢?

我说,禁闭,等于你一年的积分全完了,没有减刑机会了,与自由相比,你觉得什么忍不了?天大的委屈我都能忍得了,从那以后,我基本上没跟任何人打过架,别人打我,我也不还手,骂我,我就当听不见,唯一的一次,还把自己打骨折了,就是我在西安,我左转,他直行,他走错车道了,说我别他,追上我,把我别停,什么都没说,朝我脸就是一拳,我被他打懵了,我下车把他摁倒,骑在他身上,一顿暴打,我问他服不服,他说服,我起身,他俩又攻击我,我彻底火了,又把他放倒,踢了他肩,我脚指头骨折了,我写过这段经历,当时要判我两年还是三年,其实我受伤比他严重,我头被他老婆开了瓢(用棍子),而且我骑他时,他把我脸抓花了,后来陕西一个大作家出面调解,让我们面对面握手言和了,各修各车,各养各伤,他锁骨骨折,我连夜回来做的手术。

他说,没想到你经历了这么多。

我说,所以,我经常跟身边的小姑娘讲,不要随意靠近大叔,因为你不知道如此和蔼的大叔经历过什么,我为什么天天健身,就是希望挨打时,不哭。

他说,我真不懂你了。

我说,不要随意说懂谁,每个人都深不可测,越是平静的人,隐忍的人,经历过的挫折越多,那次西安虽然没忍住,但是还是忍住了,若是我没经历过那三年,我可能就下了死手,例如直接撞死他们俩,当时真的失去理性了,俩人打一个,而且他们持有棍子,我真的被逼到极限了,大家总在网上讨论打女人的男人,那是因为你没遇到变态的女人,女人发起狠来,比男人狠,拿棍子朝你正面打,打你的眼……

这几年,经常有人莫名其妙的给我道歉,例如说过我坏话,或者看似惹我生气了,我总觉得挺有意思的,我没生气,我很少生气,我说我很少生气,别人也不信。

其实,我心比天宽。

每天我都觉得在过年,很幸福,我虽然天天黑我媳妇,但是我们俩从来没说拳打脚踢的,你想想,一个有前科的男人,她愿意跟随,你不应该给她全世界吗?我家这么多房子,都是她的名,当时我跟她是这么说的,离婚时方便,不用过户,都归你。

我一说天天过年。

我娘就骂我:可不能说天天过年,一天就算一年,命短!

有时,我在想,什么镜头让我觉得戳心?

就是当年,有狱友的妈妈带着孙子来探监,孩子在那里拼命地喊:爸爸,爸爸……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2、文章有偿阅读,自愿付费,不强求,1200元/年。//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获奖作品、有签名、有印章、有日期,可收藏,可升值。//联系方式:微信:50404(上夏)



首页 - 懂懂日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