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

摘要: 某年,某月,某日。我骑行在沂河大道上,发现,前面不远处,有辆电动车,俩女生,有说有笑。我不由自主地跟上。这也

11-14 01:40 首页 懂懂日记

某年,某月,某日。

我骑行在沂河大道上,发现,前面不远处,有辆电动车,俩女生,有说有笑。

我不由自主地跟上。

这也是骑行习惯,喜欢锁定目标,跟骑。

这辆电动车速度不慢,应该在35~40,我跟得略吃力,但是跟得很有劲,她们俩不知道谁喷了香水,淡淡的芳香,有点粉底的味道。

到了网球场,她们下去了。(沂河湿地公园)

我也跟着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跟下去,可能是潜意识吧。

她们去上厕所。

我若是不去上厕所,就显得太猥琐了,于是,等她们出来,我也去上厕所,厕所是那种移动的,单门的,不分男女。

厕所很臭,但是臭味里,还能闻到她们身上香水的味道。

继续上路。

不一会,又让我追上了。

坐在后座上的女生,拿手机拍我,还怕被我发现,假装在玩手机,看她的动作,应该是在录小视频,没见过我这么专业的骑行选手?

南二环那个路口,有红绿灯。

停下了。

打招呼。

我跟后座女生说,你刚才拍我了。

她说,没有。

我说,我看到了。

调侃了几句,她们左转,我也跟着左转,停下车,闲扯了几句,她们问我是不是运动员?

我说,是。

加了后座女生的微信。

我返回沂河大道,继续骑行……

加了归加了,我没主动联系,为嘛?我的朋友圈就是教科书般的装B教程,每天不是健身就是机车,要么宝马,要么杜卡迪,吸引小女生太容易了,平时都是她们勾引我,我都是忙着拒绝。

后座这个女生叫丽丽,早被我忘到九霄云外了,是我生日的前几天,她看我在筹备生日晚会,她给我发了个红包,52块钱,我使劲想了想才想起来,原来是她。

我喊她一起吃饭,让她喊上骑车那个女生,其实我不喜欢丽丽,我觉得她有点土,我喜欢骑车的那个女生,香水味应该就是她身上的,身材好,打扮、言行都比较成熟,丽丽一看就是个黄花姑娘,开发成本太高。

听丽丽的意思是喊她比较难,因为她比较忙,在城区担任钢琴家教。

算了,那你自己来吧,或者你喊上其他几个姐妹,我去接你们,如何?

行!

五个!

丽丽还给我买了一件T恤,NIKE的,170的,我穿不上,更有意思的是,她不知道怎么挑的,天然破了一个洞,她也没给我小票,我不知道去哪退换,后来送给我爹了,我爹穿着也有点小,跟兜兜似的。

这群姑娘,对吃饭没兴趣,对唱歌感兴趣。

一首接一首。

原来,你们真的是来唱歌的啊?我还以为是来喝酒的呢,没有一个喝酒的……

这五个,我一看,全是农村丫头。

没戏,送回去吧。

我唯一看中的,没来。

后来,从丽丽嘴中得知,那个骑车的小姑娘跟她们虽然是一个宿舍的,不过现在搬走了,在外面租房子住,而且追求她的男孩也多,高冷了一点。

丽丽一直想找兼职,偶尔我就让她过来帮我们打包,一天100块钱,小姑娘人品不错,只是年龄太小了,玩心太重,我若是看着,她很用心,我若是不看着,她就在那里玩手机,理解,毕竟她给咱买过衣服,哪怕是出于还债的心理,也要让她在这里至少要赚到500元以上。

在这里做兼职,我们的关系就是上下级了,我问她一些事,她肯定就如实回答了。

我要那个骑车小姑娘的微信号,她推送给我了。

这个小姑娘叫小莫。

约她吃饭,她不吃,约她进城,她不进,那我能不能约你在你门口见一面,一会会,几分钟,可以不?

终于,答应了,可以。

我开宝马760过去。

喊她上车。

看起来有些局促。

记得那天我写了一句话:女孩子在好车里比较安静。

聊了几句,家是哪的,来这里几年了,等等,然后我就回家了,从一些细节,我可以判断出,她跑不了了。

周末,约她吃饭,问她喜欢吃什么,她说喜欢吃西餐。

我问,哪家?

她说,XXX。

我说,我过去接上你再说吧。

她说的这家餐厅就在我办公室楼下,貌似是88元/位,我觉得太不上档次了,我带她去了临沂市里,选了一家西餐厅。

我以为,她没见过世面。

见过。

她自己点了很多菜,还点了一个哈根达斯,点了一份生吃三文鱼,这些,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吃的,因为我不吃这些,她把三文鱼吃了个精光,吃相略急。

对我,还算满意。

秋天时,应该是中秋前后,给我买了一件毛衣,蓝色的。

偶尔,也一起喝酒。

她酒量比较大,在饭店里喝,在酒吧里喝,还喜欢蹦迪,种种迹象表明,她是个老司机,有着远超出年龄的成熟,这使我有了一份提防,妇幼站的大姐光吓唬我,说有学生在她那边检查出了XX。

所以,我没碰她。

有一定的风险,我只是觉得她很有气质,很嫩,毕竟才19岁,我想把她发展成铁杆的小跟班,就是随叫随到,例如一起去爬山之类的,至于说更深一层的,我没有兴趣,也不想去负这个责,碰了至少要给人家生活费吧?

有天,她半夜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买的毛衣,你为什么不穿?

我们白天刚见过面,我就穿着那件毛衣。

我说,我上午不是还穿着吗?

她说,胡说。

我心想,你喝多了吧?

我把电话挂了,她又打过来,我把她屏蔽了,她换号码打过来,质问我为什么不穿她买的毛衣……

我心想,你这是在意我呀?!

次日白天,她给我打电话,问是不是昨晚说了不该说的,喝断片了。

原谅了。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月,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派人跟踪她?还偷她的化妆品,她的房门没动,窗户没动,但是化妆品丢了,问我是不是偷配了她的钥匙……

我靠,我连你钥匙长啥样都不知道好吧?

她坚信我找了人跟踪她,问我为什么这么阴险?到底是想要什么?

我解释了半天。

我推测,她应该不是喝酒了,而是有间歇性的精神类疾病。

我怕了,把她拉黑了,同时旁敲侧击地问丽丽,小莫是不是有精神疾病?

丽丽说,没有呀,一切正常。

春节前夕,我卖酒,有个人在微信上买,问能不能自提?

我说,可以。

一见面,妈呀,是小莫。

你有病吧?你没事买酒干嘛?何况你咋还安排个小号加了我微信?

见面时,一切正常,很老实,认真地道歉。

我问,你买酒干嘛?

她说,回家给亲戚朋友喝。

我说,不卖!这酒利润很高,卖给你不合适。

她说,不要紧。

看她坚持,我让人多给打包了一些,我连她带酒送到了她的租处,一进屋,她就抱我,亲我,我是怕了,间歇性精神病,隔着衣服随意捏了几下,应付地推开她,我走了。

现在的孩子,我是真怕了,发自内心的怕,因为我背叛成本比她大呀,她无非就是被人传言被谁包养了,而我呢?一世英明毁于一炮,她越主动,我越害怕。

有天晚上。

丽丽在微信上跟我聊天,注意,是丽丽,就是那个很老实的小姑娘。

她说,我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你了。

我说,胡说,我压根没上过电视。

她问,你为什么不找我了?你不是说你出差了吗?出差了咋上的电视?

我说,你发错了吧?!

她说,懂懂,董俊峰,我没发错,就是你!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你不能这样,你要什么我没答应过你?你为什么骗我?离开我?

妈呀,你也有精神病?还是你们俩商量好了捉弄我?

我把电话打过去。

一听,不是装的,真是神经了,有点类似农村被鬼魂附体了,就那感觉,我问什么,她答什么,你都无法想象的内容,经常开PARTY,跟一群老爷们,最疯狂的一次,十个男的,五个女的。

小莫是第一个下水的,丽丽是第三个。

她们宿舍六个人,三个。

我非常纠结,要不要管?我若是管,可能会遭受打击报复,我若是不管,眼看她们就陨落了,当然也谈不上陨落,白天的时候,她们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都有恍惚感了,小说里才有的情节,竟然让我遇上,而我又有一丝庆幸,若是我和她们有深层次的接触,小莫或丽丽问我,要不要试一试?

我可能就下水了。

我去找专业人士,一位大姐。

大姐的第一反应是怀疑我,她觉得应该是我下水了,找她求助,我反复解释,我没有,你还不相信我吗?

她说,沾上这玩意的人都是影帝。

我问,现在,多吗?

她说,你不知道的话,几乎没有,你知道的话,遍布每个小区,平均每100个人里面就有1个,你想想吧?!

我问,从外观上能看出来不?

她说,看不出来,我抓过60多岁的,吸了20多年的,跟普通的老年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问,戒的时候,是不是瘾犯了,死去活来的?

她说,那是电视上演的,其实反应很小,人人都能抵抗住,甚至有人反应不强烈,打个喷嚏就过去了,真正戒不了的是心瘾,而不是生理瘾,美食、性的强度是1,而这个强度是100,人为了美食为了性都能疯狂,何况这个。

我问,有没有戒掉的?

她说,这么多年,我只遇到过一个,一个小姑娘,也是大学生,她是出来做交易,是抓嫖的时候抓到的,先是拘留,接着送了戒毒所,一是她还没有上瘾,二是她第一次体验不好,说是跟发烧似的,浑身难受。她是比较幸运的,第一次吸就被抓到了。

我说,我有做酒吧歌手的朋友,她说自己尝试过,没上瘾。

她说,离她远点,这些人,没有一句实话。

我问,若是N进宫的,怎么弄?

她说,人家来了,也很客气,一脸愧疚:对不起,我又没忍住,大家都知道戒不了,但是都在努力,沾上,一辈子就完了,学生涉毒的比例一直在增长,因为黄毒不分家,一个下水了,再拉一个下水太容易了,这玩意是不可能戒掉的,特别是冰毒与海洛因,我偶像之一就是宁财神,我一看他吸的是冰毒,心想,他这辈子算完了,证明形象越伟岸,他内心越扭曲,因为戒不了。

我问,那我要不要告诉她们父母?

她说,装什么都不知道,离得远远的,你告诉了她们父母的结果,她们连工作都找不到了,什么都没有了,若是你什么都不知道,她们能顺利参加工作、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日子。

我说,懂了。

她说,每个人明天都可能出现在戒毒所。

我说,这个我信,关键是看谁在拉你下水。

虽然,这些事我经常听说,读者里也有做车模的,车模跟我讲过类似的经历,她说自己不上瘾,三四个月才体验一次。

我总觉得很遥远。

丽丽和小莫让我觉得,原来,一切近在眼前。

我去找的这个大姐,她给我看了一份名单,是按照区域划分的,我一看,我所处的周围,就有不少,突然有了莫名的恐慌,原来,每天跟我们打招呼的,热情洋溢的人里,就有瘾君子。

三年前,我去派出所给孩子开证明,恰好遇到警察叔叔抓到了俩吸毒的,一男一女,就跟我们普通老百姓没任何区别,也胖乎乎的……

我认识了一个小伙,老家是赣榆的,他在这边做汽车金融,健身认识的,我们俩算是玩的比较好的,经常来我们办公室喝茶,甚至有员工特别崇拜他,因为这小子不仅仅生意做的不错,关键是人很帅。

年轻时也调皮捣蛋过,胳膊上有刺青,这些咱都理解。

开海后,他一直在微信上卖鱼、卖虾,每天走汽运从老家那边发过来,他再挨着给配送。

问我有没有兴趣合作?

我详细计算了差价、运费,他主要做刀鱼,从船上批发是5元,发过来卖12元,鱼比较新鲜,这是核心竞争力,一天能赚两三百块钱。

起初,我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我觉得吃的东西需要谨慎,每个人的肠胃对海鲜的接受程度不同,虽然不是鱼的问题,但是一旦拉肚子,还是会怪罪咱。

我的意思是老猫可以做这个事。

一是他有摩托车,一直想送外卖,我觉得外卖这个生意不好干,我一直劝他做海鲜,因为海鲜具有积累性,今天买,明天可能还买。

另外,直接去拉。

不要搞刀鱼之类的,这些太低端,主要做螃蟹、虾,用皮卡去拉,海水充氧,死不了,我们以前就这么从青岛往回拉过,水里要放一种催眠剂,让鱼先午休,这也是行业潜规则,什么催眠剂呢?就是我们牙疼用的丁香油水门汀,有麻醉作用。

海鲜运过来,虽然贵,但是现在大家对吃,真舍得。

螃蟹,100元一只,难道就没人吃了吗?(现在海边拿货价是50元左右,一斤)

饭店里不是卖200元/只吗?大家不一样吃嘛!

后来,我们三方就坐下来商讨了一下,我有门面,可以提供地方,老猫有摩托车可以配送,这哥们有货源,我有皮卡。

准备开干。

一天几百元,不也是白得的吗?我什么都不用管。

现在赚钱多不容易。

刚要开始干,一个朋友联系我,他问:你在跟王XX合作海鲜?

我说,有这个想法。

他说,这人不靠谱。

我问,为什么?

他说,他吸毒,你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

健身群体里也有吸毒的?!

如同吃了一只苍蝇……

联系我的这个哥们是做装修的,也是健身认识的,但是他有点朝健美方向发展,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调侃健身与健美,我说两者的分界点就是激素。

一个人,一旦信仰了健身。

就变得无趣了。

人家,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吃饭是需要用天平称重的,这个不是开玩笑,是真的,鸡肉多少克,牛肉多少克,蔬菜多少克,都算得清清楚楚,有详细的卡路里。

他说,自己已经七年没吃过饭了。

就是七年没有参加任何形式的聚餐,包括跟家人,应该不是那么绝对,偶尔肯定要应酬一下下的。

在健身领域,这是奇葩吗?

很常见,你可以去健身论坛看看,他们最常讨论的话题是如何对付聚餐,咱觉得聚餐是吃顿好的,而他们感觉是吃毒药。

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没有被瘾君子拉下水?

因为,我不社交。

他们送我的KTV充值卡我一次都没用过,我又不会唱歌。

人是环境的产物,也许有一天,我去北上广发展了,成了一名编剧,混娱乐圈了,吸毒可能也是标配了,导演吸,主演吸,大家在一起讨论剧本,来口,提提神,董老师……

小区,东门临时封闭,只能走北门,北门虽然是正门,但是我几乎不走,因为平时我都是骑摩托直接进地下车库,然后坐电梯上楼。

我们这里,晚上9点就是深夜了。

9点多,突然,家里断网了。

我一看,是插排散热不行,保险丝烧了。

咋弄?

我去办公室拿个。

路上,几乎没车了,小区里也没人了,等我拿插排回来,我遇到了一男一女,男的边走边摸边吻,女的眼神迷离,走路也歪歪扭扭,我一看,竟然是小莫。

就这么巧。

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嗨大了,她没看到我,看到我应该也认不出来了,她眼与脑应该都不好使了。

我在朋友圈接着发了一句话:穿好衣服,送你回家。

众人以为我咋了,急忙问:你媳妇没有你微信吗?

我突然觉得很可怜,可怜小莫,原本是可以成为凤凰的,如今成了鸡……

对于健身的三分练,七分吃,一直都不理解。

我觉得应该核心在于练吧?

在大胸男的指点下,我采取了定量定食的策略,脂肪眼看着掉,我是信了,其实策略很简单,先是粗略计算你的日均消耗卡路里,然后再计算你的运动卡路里,算出你一天需要的总体卡路里,然后摄取量只要低于这个,一定分解脂肪,就这么简单?(比这还简单。因为很多软件上都有这个计算功能,智能,动态更新数据,给出饮食和运动建议。)

我发现,只要我回家吃一顿饭,接着就要胖一斤。

人体,其实需要的能量很小。

我们日常,基本上都是营养过剩,错了,是能量过剩,能量与营养是两个概念,你看他们怎么搭配食物?

就跟做实验似的,脂肪多少克,蛋白质多少克……

最近几个月,我是被征服了,信了:核心在于吃。

但是,我突然又觉得没意思了。

你说,完全颠覆了我的传统饮食,我爹炒了鸡,我不能去吃了,我媳妇做了水煮鱼,我不能吃了,我平时喜欢吃水饺,也不能吃了。

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是要随性还是严谨?

矛盾不?

昨天去深山老林,偶遇八喜笼包,一个有碗口那么大,瘦一点的小伙一顿只能吃一个,老猫吃三个,我能两个。

我吃了两个的结果是,下午脂肪率就上升了1个点。

就这么快,后悔死我了。

若是不管住嘴,怎么减肥都白搭,我每天运动量够大了,爬200层楼梯相当于600米,等于从泰山的中天门爬到南天门。

也就是说,很牛B的十八盘,我天天爬。

可是,我体重没变化。

甚至动不动就长一长。

因为,我不忌嘴。

特别是健身教练,总是喜欢给我科普饮食的重要性……

我觉得有点烦,我心想,这些道理我能不懂吗?我只是做不到而已,另外我为什么如此运动?两个原因。

第一,我希望心脑肺是健康的。

第二,我能放开吃。

所以,你别理解反了,也别规劝了,我从来没想成为大胸男。

他总觉得我是个傻子。

那天,我跟健身教练讲:我们家员工普遍有个特点,都觉得我眼睛不好使,总是想提醒我这,提醒我那,提醒我管管这里,弄弄那里,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只是我什么都不说,我都看在眼里,只是他们觉得我没看见而已。

你们是在教室里听课。

我是蹲在梁上。

一举一动,我都看的很清楚。

可是,我们习惯性的以为自己的老大是昏庸的,包括历史书也这么写,例如齐桓公年龄大的时候,特别馋,想尝尽天下美味,他的私人厨师叫易牙,据说鲜美的鲜字就是他发明的,很多地方都把易牙当成厨师的祖师爷,特别是搞厨师培训的地方,也有人说,齐桓公喜欢男人,易牙就是他的男宠。

齐桓公说,不知道人肉好不好吃,要是尝尝就好了。

有天,易牙就端上来了一盘肉,特别鲜,特别嫩。

齐桓公一吃,哇噻,好吃,这是啥肉?

易牙说,这是我儿子,我把他杀了,炖给您吃。

齐桓公一听,忠臣,绝对的!

这个典故叫:易牙蒸子。

我觉得虚构的成分多一些,我前面写过,历史多是文人脑补的,这是高级黑写的,齐桓公你不是馋吗?那么给你的写的结局就是活活饿死的,形成剧烈反差。

一代枭雄,就这么被儿子们活活给饿死了。

儿子们把他的房间给封死了,然后几个儿子去夺权去了,夺完了权,才把砖拆开,把他下葬了。

我突然在想,假如我爹大权在位,等他老了。

我会不会也跟兄弟姐妹这么争?

我想了想,不会。

我们相处的多么融洽。

可是,反过来一想,突然觉得好悲哀,我连想的资格都没有,因为这一切我都没经历过,我都没尝试过权力的滋味,你让我怎么想象?据说权力的滋味比毒品还上瘾。

无法想象。

那个劝我别吸毒的姐姐,她到我们小区买房子,找我帮着看看,她谈到了一个观点:善始容易,善终难。

因为,她看过太多成功人士的陨落。

我的未来在哪?

宁财神?

莫言?

我爹?

读齐桓公的故事,我有些失落,仿佛是看到一头狮王被挑落马下,只是挑他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们而已。

英雄毁于末路,善始容易,善终难。

大姐想投资。

我说,单纯的投资而言,房地产已经属于强弩之末了,未必会跌,也未必会涨,甚至跑不过一般的理财产品,而且咱这地方太小,房价太低,交易手续费、装修成本占的比例太高,例如我自己的房子,哪怕价格翻倍我都是亏本的,因为装修与房价一样钱,而且机会成本呢?我入住花了100多万,而我的房子目前只值七八十万,哪怕我没装修,也是微利的,这么多年,赚个十万八万的,没意义。

她问,你觉得房地产到头了?

我说,媒体说的房地产是北上广,我们说的房地产是四五线,两个概念,我对这些房子的定义是,自住可以,投资不行。

去年,我买过两套房子。

一套是山区盖的旅游房,民宿,有补贴,一套9万元,是一个洗脚妹转让给我的,她特别崇拜我,她也拿不出这么多钱,白给我,我给了她1万元。

我没装修,持有了约半年,天天传言那里搞什么大景区,让我12万卖了,现在应该涨到15万左右。

我赚了2万元,但是各类手续,请客吃饭,我也花了近1万元。

实际上,只赚了1万元,却消耗了大量的精力。

别人还觉得我搞了100万似的,动不动就问我发财了没?这房子我就没打算长期持有,因为房主就不是我的名字,而且谁会跑到深山老林去租住?本地搞的类似的民宿项目,基本上都成烂尾楼了,我是在炒的最热的时候,成功逃跑了,最近寺院旁边又盖了一批,据说还没交房,已经被抢购一空了,没有点关系你还买不到,我等着看笑话呢!

我群上有个女读者,她老家是山东的,人在广州工作,大学老师,刚离异,她接受不了租房,意思就想跟我合作,她提供名额(限购),我来买房,然后我们俩签公证合同。

从我交钱到办理水电过户。

涨了60万。

房产中介就怂恿我们卖掉,说挂两个月,肯定卖掉,我就跟她商量,这样可以不?卖了,咱俩平分,你去学校宿舍住,或者咱买个单身公寓。

她同意。

关键是,我总觉得房子在她名下,我有隐患感,抓不住的感觉。

实际上赚了47万。

从买到卖,差不多七个月,她要了17万,我要了30万。

这个事,我也觉得特别悲哀,是得了便宜又卖乖,我觉得房产是杀贫济富,你想想,上班什么时候能赚30万?而我们?一转手,就赚了这么多。

房产最终的接盘者,一定是贫困大众。

我媳妇现在的态度就是买买买,怂恿我买房。

我的态度是非自住需求,一律不买!

房市已经是个大气球了,之所以没破,是因为监管层没让它破,未来走势本身就有赌性,赌的是什么?

国家什么时候把房市完全交给市场去运作。

有可能赌赢。

有可能赌输。

从理财角度而言,咱要做咱最擅长的投资,而不是盲从,炒过股票的人都知道,股民的判断越一致,股市越危险。

………文章完………

特别说明:

1、文章非纪实体,有虚有实,我不一定是我,所以,切莫对号入座!

2、文章有偿阅读,自愿付费,不强求,1200元/年。//每月送一本名家藏书,获奖作品、有签名、有印章、有日期,可收藏,可升值。//联系方式:微信:50404(上夏)



首页 - 懂懂日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