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i东家12-12 10:02

摘要: 每一块木头,每一尺织锦,每一张图纸,每一个手包。



灵感常常来源不经意的细节,比如一张绘有唐代琵琶的海报,便在一些人心中引发一场“寒武纪生物大爆发”。事实正是如此,就由这样一张贴在日本的海报,便成就了一场关于唐朝文化的文艺复兴事业。



引发这场事业的人叫祁天,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建筑学专业。因为志同道合,他与李煦,李渊君这两位海归联合创办端木良锦,一个用心研究盒子小空间的品牌。



一切皆有因缘。在此之前,祁天因为爱好收藏古钱币,却苦于市场上缺乏古钱币的收藏包装,那些价值不菲的古钱币只能“将就”地委身于塑料盒中。偶尔一次他从“买椟还珠”的故事中得到启发,自己何不来一个“卖椟藏珠”呢?


于是,他抱着尝试的心态,在2011创建了端木良锦这个品牌,专门为古玩及艺术品量身定制木作包装。



“卖椟藏珠”的思维让端木良锦服务了几百个高端藏家,横跨艺术收藏领域的数十门类,积累了上千个精彩案例。但是太多藏家会把那些蕴含巧思妙想的精美木匣秘不示人。祁天觉得自己的设计就这样被一次性地消费掉了。


物尽其用是中国人朴素的生活理念,祁天也一样,他想把这些年累计的经验用在一个大众产品上,让更多人看到、摸到、使用到,而不仅局限于相对封闭的收藏圈。



于是在2015年,端木良锦出品了一款新的“盒子”,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个盒子容纳的不再是某件固定的艺术品,而是平时谁都会用到的现金、银行卡和手机——我们做出了一款木制手包。



这次改变,采用的是传统名贵木材和丝绸锦缎。可以说这款手包既是一次跨界尝试,又是对之前设计生产的继承,木材和锦缎的结合,却给使用者带来一次全新的使用体验。



这次设计出来的手包是借用了唐代紫檀木画槽琵琶的纹样,祁天给它取名为“唐草纹满工嵌花木作手包”。


“汉唐的花纹、明清的线条,历代器物传承下来的独特审美,隐藏在包体的每一道线条、每一根卷帘和每一个纹样里。”李渊君这样点评他们的手包,这样一款精细的手包从产品创意到最终制作完成,整整历时一年,其中艰辛可想而知。



祁天说:“我们会从建筑师的角度出发,除了把产品的造型建筑化之外,还会将其结构化、功能化;绘制草图、做渲染图、模型、方案沟通等这些原来练就的基本功对创业的帮助极大。”


纵观整只手包,以血檀为包体,以金丝楠、黄杨、红酸枝为镶嵌用木料。其腰身与背部的纹样尤为引人注目:四边花菱纹和六边花纹规律地交织,淳厚的红色、流光的金色等花纹颜色则出自红酸枝、金丝楠等镶嵌木料的本色。



这款手包最重要的设计要素便是古法木镶嵌技术,而“复活”这项技术的骨干,是由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工程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电子工程学院的李渊君承担研发任务,李渊君原有的专业训练让她在研发时受益良多。


李渊君借用当代的电子设备,拿出此前研究芯片制造的专业技能和劲头,一次次将缝隙缩小,恨不能做到0.1毫米级别,再结合精细的手工,经过反复研究,最终复原并提升了传统的木镶嵌技术。



这项技术是包体是从3厘米厚的整木中挖凿而出,以轻质碳纤维加固,既强化了结构,又将重量降至最低。而手包上的镶嵌也是做到了极致,一朵拇指指甲大小的六瓣花大约需要15片细小的木料,一只满工嵌花的手包需要758块木质零件,每一块细小的木料都要磨平、切割,然后嵌入挖好的凹槽。凹槽和木片、木片和木片之间的镶嵌缝隙越小,整体效果越精致。


最终让这款20厘米长、2.9厘米厚的木包,在上手的感觉便能感觉十分轻盈。如今,这个镶嵌误差被严格控制在0.1毫米之内。这意味着在50倍放大镜下观看,镶嵌缝隙比木材本身的棕眼和纹理还要细小。



如今,端木良锦从最初3个人发展到现在的9个人。祁天依旧要在每上一个新的工艺,每用一种新的材料亲自动手,并和工匠切磋之后才会确定。因为工匠的长处在精细的加工制作,但他们并不是设计者,不会像祁天这样关心使用者的感受,更不会敏感到去挑剔每处细节的设计和取舍。



祁天说:“每一个时代流传下来的、收藏在博物馆里的精工细作,代表着那个时代的审美与技术所达到的水准。我们并不知道,今天悉心手作的手包会不会成为被时代认可的经典。我们只是怀着虔诚、恭敬的心态对待每一块木头、每一尺织锦、每一张图纸、每一个手包。”



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端木良锦在奢侈品行业差异化竞争日益严重的今天,依旧用传统,用优雅温和的木头与锦缎,进行一个关于唐宋美学的复兴,让传统的经典,通过端木良锦的创意走进人们的视野。





关注中国最大的匠人手作平台 东家



▼点击阅读全文,东家匠人 祁天 的“文艺复兴”